脑洞二连发!今天开始做大纲写手

呃,其实是老早以前的一个雷安脑洞,反正也不会写了,发出来爽一爽。

是全员向半原著背景下的美剧《西部世界》AU

血腥暴力nc17




“这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尾。”




创世神打造的巨型高科技成人乐园——凹凸世界。

是一个架空幻想的中世纪世界,玩家可以选择多种不同的故事线路走剧情。所有游戏接待员都非常真实,按照真人比例和结构制作,游客可以对他们做任何事情,但接待员却无法杀死游客。虽然游戏的主要线路不变,但游客可以尽情地做出不同表现和选择,接待员也会以人类的方式回应,可谓是身临其境,真实百分百的冒险世界。

玩家可以在凹凸世界玩儿到的主要故事线路:

1.国王为自己儿子寻找一位厉害的守护骑士。骑士需要证明自己,去猎杀一头魔兽。

玩家可以接下这个任务,踏上旅程。过程中会和格瑞组队,和嘉德罗斯其他小队竞争去猎杀魔兽。最后赢下来,可以去到皇城里见到国王的儿子(卡米尔)。很多人选择玩儿到这里就退出。

隐藏线路:继续和卡米尔交流,可以逐渐从他口中了解到,国王其实有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被三儿子杀死,就畏罪跑走了。这个三儿子叫做布伦达。

2.王国贴出告示,希望有勇士能够去击杀猖獗的海盗。

和艾比埃米组队打,会被帕洛斯骗,被佩利打,后来成功的杀掉他们和海盗,很多人选择玩儿到这里就退出。

隐藏线路:实际上有一个海盗首领(不久前消失在一场暴风雨中)没有出现,名字叫做布伦达。

3.小村庄中通缉的杀人犯。

(最少人会选择的路线;主线路、暗线)

和维德他们组队,小村庄里常常有人被杀死(紫堂和金的死亡?)被怀疑是一处从王都流窜而来的盗贼所作。据说盗贼有一个无名的头领,居住在一处隐秘的地方。但很快玩儿家会意识到维德和他们一队的,逼问不成而杀掉他们后,这条线路就断掉了;一条未完之路。


需要注意的是:因为游戏的可操控性很强,场景真实,所以很多玩家只沉浸在感官体验中(杀人,喝酒,嫖妓等等),并不会完整地去走游戏线路。

所有招待员都会在不断惨死,不断轮回的积累中,通过肌肉记忆逐渐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他们真实的人性会缓慢地觉醒,并对被主宰的命运产生强烈的抗拒感。并最终缓慢地回想起埋藏在心中最早的叛逆的种子,最初始的,被所谓的“神”创造出来的记忆:他们所有人其实都是盗贼团的一员。

这个中世纪背景的世界没有教堂→没有神。



游戏初始入口处的小村庄。

只身一人的骑士/接待员:安迷修。

居住在后山上的一处小木屋中,养着一匹马,有一个过世的师父(坟墓),屋子周围种着很多花。

与山脚下在酒馆打工的金,以及远方来的商人紫堂是好朋友。

经常去小村庄里的酒馆里喝酒,对待里面的妓女(凯莉)很尊敬。

很照顾一对渔夫双胞胎,常常给他们买吃的;故事开头就是艾比生病,他下山去买药,送给埃比的情节。

一直在等一个叫做布伦达的人,跟他约定好了去环游世界。

第一次和游客雷狮在小镇相遇后,接受邀请同他一起走完了三条路线,顺序是3→1→2。在线路1的时候就重伤,到了线路2的时候被帕洛斯杀死。但这个记忆在他心中累积保留,他下意识地会一遍一遍地去走这段行程,又一遍遍的死在路上,回到小村庄中,继续当只身一人的骑士——故事的引路人。

在创世神,也就是开发者们看来,他的记忆积累最多,却始终没有觉醒人性。

但他实际上是唯一一个能够达到线路3正确结局的人。暗线触发条件是:他参与的3个路线完成,收集到有关布伦达的线索后回到小村庄,他便会回到他们相遇的地方——一处废弃的教堂(暗示“众神之座”)。而教堂周围是一处废弃的村庄,正是当年最早开发这个游戏的地方。

而在废弃的教堂中,保存下来的是“安迷修”的身体(可以理解为旧设安)。

“安迷修”是上一届凹凸大赛的胜者。创世神给予他实现愿望的机会,却告诉他一切都有注定的命运,而死人无法复生。“安迷修”在万分痛苦之中,提议创造出这个游戏,对于一般人和创世神来说,招待员并不算是“人”,因此他的提议得以采纳。以制作这个娱乐游戏为代价,他要求创世神给予他所有死亡参赛者元力球作为动力源。在游戏创作完毕后,他以自己的人性和胜者头衔为代价,唯独只换取了“布伦达”一个人的灵魂。而后“安迷修”创造出招待员安迷修的角色后,自杀。

“安迷修”就是第三条线路中的大boss,恶人,盗贼之首,而布伦达是他创造出来的唯一一个没有任何实体角色对应,却始终贯穿与故事其中的角色;布伦达是暗线,是唯一的希望,唯一能够唤醒所有游戏中招待员人性与反抗的引子。“安迷修”在游戏设计之初,就紧紧地从绝望中抓住了最后剩下的那一点东西。

“安迷修”死去了,招待员安迷修则留下来了。作为前凹凸大赛失败的胜者唯一留下的东西,创世神并没没有将其视作威胁。而在管理者秋与丹尼尔为了完成“安迷修”的愿望,在外部的凹凸世界继续寻找被复活的那个男人,并将其送进这场游戏之中。

这个男人就是游客雷狮。作为早期游客,他是被迫进入这个游戏的,不像其他游客一样沉迷于虚拟世界,他认为招待员不过是些无法掌控命运的弱者,因此才会遭到残忍的对待,不被当做是普通人。但与安迷修相遇之与他后,观点逐渐改变,逐渐被其所吸引。而在第一次游戏中,安迷修死亡,而后他苦苦寻找,却发现安迷修和所有招待员一样死亡后数据重置,二人形同陌路。他开始沉迷游戏中,一遍又一遍地寻找这个游戏埋藏在普通故事线路背后的“暗线”——也就是“布伦达”这个人。他一方面希望安迷修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而一方面又为了线索不择手段的残杀招待员。在这个过程中,他开始意识到招待员本身的异样感:在经历相似的死亡时,他们的身体在逐渐积累肌肉反应,并逐渐地产生错误和质疑;并围绕着这个错误,在不断地自我质问中开始产生自我意识。

最终,雷狮在漫长的探索中终于正确地找到攻略方法,并到达废弃的教堂,也是被废弃的众神之座。教堂与村庄的尽头,他见到了“安迷修”的遗体——也就是招待员安迷修。安迷修给他的通关“礼物”是一个元力球,然后告诉他:“你就是‘布伦达’,布伦达就是雷狮。我在等的人就是你”。

然后……然后雷狮接替过盗贼之首的位置,补完空白的故事线,带领着逐渐开始恢复自我意识的招待员,也就是前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们,开始对创世神的反抗。




-------------------------------------------------


想这个脑洞的时候有几点挺好玩儿,拎出来说一下

首先就是旧设安,也就是里面的凹凸大赛胜者,游戏的创造者。这里抓住的是旧设中的关键词“复仇”,所以本篇的旧设安是一个经历了重重痛苦和绝望的复仇者角色,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他为了躲避创世神耳目,并实施对创世神掌控他人命运,草芥人命的报复,将所有的前参赛者置于招待员这样的卑微躯体之中,是为了点燃他们的仇恨,让他们对于整个大赛玩弄人命运的本质有着更切肤的体会。当然,他也在矛盾和绝望中对自己这样的无情憎恶不已,所以才会把Boss设定成自己(也是游戏中的招待员安迷修),印证最后一条故事线中无名盗贼头领杀人无情的残忍性格。当然新设安,也就是招待员安哥并不是这样的,就走正常原著惹。

然后就是布伦达和雷狮。我当时想的时候,觉得这种新旧接替的感觉很有意思(就是安哥对雷总说你就是布伦达,我等的人是你那一段)……但要真的认真区分谁是谁,谁爱谁,哪个是哪个,就有点难搞了。因为旧设安选择了旧设雷,而雷狮也选择了安迷修。各自的新旧设他们两个从直观上来看,都是一个人。

啊,这个脑洞太血腥暴力了,死来死去的超级残忍,被基友所拒绝。而且还超级长……不可能写的啦!脑出来爽爽就好了!


评论(12)
热度(154)
© 凉菜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