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s/朱白】坠海(4)

一个au,大佬龙x人鱼宇。

全篇捏造,ooc,ooc,巨ooc。

NC-17。人外情节警告。稍微混杂了一点奇幻色彩的血腥狗血love故事。


我已经开始胡乱写了......感谢各位的催更,要不我根本赶不出来orz






朱一龙在自己的浴室里,第一次目睹了人鱼的尾巴变成腿的时刻。

那和童话故事里的浪漫搭不上边儿,与震撼也相差甚远:因为他必须得拿着花洒和毛巾,头疼万分地搓着那鱼尾上一层又一层黏糊糊的膜。它们就像是胶带粘过头的包裹,或者街头电线杆上的小广告一样难以去除,他还偶尔会被上头掺杂的鳞片和鳍划到手。等到彻底处理干净,浴缸的底部已经堆积了一层如胶水一般的半透明混合物。

人鱼——现在有了两条腿,所以就换回那个近似人类的名字吧——白宇在这个过程中显得很乖巧,刚开始还会一起帮着扒拉尾巴上的粘膜——不过朱一龙觉得对方好奇的部分要远远大于帮忙的意图。这样的帮忙也没持续多久,很快白宇就蔫蔫地趴在鱼缸边缘上,任由他随意翻动,好像处理一条平底锅上的煎鱼。

朱一龙有些担心:离开了水,鱼会不会死去?他在抱起人鱼的时候注意到了对方脖子后面的腮,如同被锋利的刀整齐地割开几条平行线,因为处于水外而闭合,难以察觉。鱼在水下用腮呼吸,而现在暴露在空气中,他能够看到白宇的胸膛正在如人类一般微微起伏——看起来基本的呼吸没有问题。

很快,他找到了白宇低落的原因:当朱一龙开了浴缸水龙头,想要把那些透明物冲下去的时候,眼前的家伙眼睛一亮,开始快乐地用手和脚打着水花;看来他只是想要水而已。

“别闹了,小白。”他的睡衣早就湿透了,干脆全都脱下来,迈进浴缸。浴缸很大,足够塞得下两个人,而他的人鱼虽然长、他是说——比他稍微高一点——但骨架却不大,也非常瘦弱。所以他们干脆挤在一起洗了个澡。

朱一龙帮白宇洗了头,擦了身子。一开始,他不是很能习惯如此亲密地面对男性裸体,但那低温的皮肤,微弱的吐息,还有未曾彻底褪去的细小鳞片……这些近似人却非人的特征很快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发出小小的惊叹:毕竟,这是他的人鱼,他的宠物。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接近而完整地触摸到这个只能存在于大多数人幻想里头的奇迹,他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更何况,白宇从始至终都表现出格外的顺从和乖巧,除了偶尔会好奇地玩玩泡沫、尝试用手紧紧贴着他的身子以感受体温等等无伤大雅的小动作之外——但其实就连这些依赖般的举动,都相当地讨朱一龙的欢心。

不过,洗完澡后,当朱一龙想要给白宇穿上衣服时,却第一次遭到了强烈的反抗:他把白宇抱到宽大的洗手台上,给他套上衬衫,穿上裤子。可白宇说什么也不愿意穿裤子。裤子的触感让他觉得很难受,一开始穿好了,他趁人不注意,蹬掉裤子。朱一龙再次给他穿,他就开始捣乱:曲起双腿,摆动身子,最后干脆趁这朱一龙弯下身子靠近他的时候,一把搂住男人的脖子,然后抬腿缠了上去。这很有效果,裤子被遗忘在浴室地板上,很快彻底湿透而无法再穿。

朱一龙没法子责备什么,因为一旦他表现出不高兴的表情,白宇就会露出一种混合着恐惧和紧张的表情,同时还会小心翼翼地伸手去触碰他,讨好他;那让朱一龙想起了不久前他们之间的玩笑和矛盾。这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所以他很快想出了折中的方法:不再强迫白宇穿裤子,而是给他裹上浴袍。

“小白,你总要适应这些。”他把裤子扔进洗衣机,说道:“裤子,内衣,还有上衣……因为一般人都是这么穿的。”

白宇似懂非懂地坐在床上望着他,眼睛睁得圆溜溜地,像是个孩子。

朱一龙想,确实是一个孩子;白宇现在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对于所有人类世界的常识都一无所知。但这并没有令他头疼,反倒升起一股隐秘的愉悦感,因为他会教会对方如何像一个人类一样生活:离开深海,走上干燥的陆地;他乖巧而漂亮的宠物。

他这么想着,走到卧室的门口锁上门。然后他走回床边,说道:“很晚了,休息吧。”

白宇还是直愣愣地坐着,手在柔软的被子上,戳一下,摁一下。于是朱一龙揽过他的肩膀,带着他一起躺倒在床上。白宇吓了一跳,想要坐起来,却被对方的手摁紧了,随后又拉上被子裹住。

接着,朱一龙伸手关掉了灯。在一片漆黑中,白宇睁着眼睛,浑身僵硬。他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呆在水外,也没有接触过身下这样柔软的东西。空气里头只有淡淡海水味道,对他来说实在过分干燥。于是他等了一会儿,等到眼前的男人闭上眼,才尝试着慢慢后退;他想回到水中。

但是放在他身上的手很有力,再大的动静怕会惊动对方;白宇不敢动了,只好盯着眼前的睡脸看。深海的生物拥有比人类强得多的夜视力。他看得很认真,因为透过水与玻璃的光线折射,面容总会有些扭曲——相像的生物,不平等的关系。

白宇再次开始移动,不是向外的方向,而是向里头,那份属于人类的温暖靠去:温暖是他在冰冷的深海中很少会遇到的事物,像是阳光照射的浅海,充满了明媚的生机……等到他找到了舒适的位置,很快就像是在礁石缝隙里歇息一样,缩成一团,不再动弹。

然后,朱一龙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沉默地将怀里微凉的躯体搂紧了一些。他没法立即入睡,一直到接近凌晨的时候才睡着。因为怀抱人鱼,他仍然能听到夜晚海洋的歌声,盘旋在阳光照不到的水面之下。冰冷鱼尾轻轻地拍打过他的皮肤,他向下坠落……坠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朱一龙发现床上是空的。坐起来他才发现,白宇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门口,裹着睡袍可怜兮兮地睡着了。

他桌上的水杯和水壶是空的,杯子也洒落在地上。浴室门口有不少水渍。朱一龙几乎能想象出来,等他熟睡后,白宇因为干渴,挣扎着滚落在地上,喝完水后又爬向浴室,按照记忆里他拧开水龙头的动作而行动。等到终于喝饱了,白宇接着爬到门口,抬起身子想要出去,却因为门被锁住无法打开,最后只好就在地上继续休息。

朱一龙轻轻地拧起眉头,把身上暖和的被子抱起来,盖到熟睡的人鱼身上。然后他走到阳台边,掏出手机给手下打了一个电话。

“对……现在过来,给我拆了水族箱。”他夹着电话,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在一个小时内搞定。然后……浴缸,对,多买几个。你挑就好,大一点儿的。一起送过来。”

他挂断电话,一转头,却看到白宇醒了,睁着眼睛看他——准确来说,是看他手里点燃的烟。

朱一龙笑了起来,他捏着没抽完的烟走过去,然后蹲下身。白宇的视线随着烟头上的火星左右移动,看起来还跃跃欲试地想要碰一碰。但朱一龙抽回了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然后开玩笑一般朝人鱼喷了一小口。

“这是烟。烟。”他介绍道。

烟雾缭绕中白宇凑过去好奇地嗅了一口,随即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朱一龙这才有些惊慌:烟味儿很刺激,而且尼古丁也算有毒性,他不知道人鱼是否能适应这种味道,鼻腔和肺能否过滤掉大部分烟尘——说到底,他连白宇到底有没有肺这样的器官都不清楚。

他有些慌忙摁掉了烟,然后地去拍白宇的背部,但是手掌在接触在低温的体表后停止了动作。有一瞬间,他简直觉得自己正抱着一个易碎的玻璃器皿,拿起放下都需要小心翼翼。

“没事儿吧,小白?”

白宇咳出了眼泪,但他甚至都好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咳嗽一样,一边咳还一边抬头起来看他。

朱一龙急急忙忙跑到洗手间接了一瓶直饮水,给白宇灌了下去,这才止了咳。大男孩儿眼睛红通通的,手摸着脖子和鼻子,疑惑地打量地上被摁灭的一小截香烟。

“以后不许碰那个。”朱一龙警告他,“不许,听到了吗?”

他俯下身子把白宇抱回床上,然后又给清洁工打电话。浴室里一团糟,床可能也要换新的。除此之外,他还需要合适的衣服,以及教人说话的老师。

很快,朱一龙听见门外传来动静。开门后看到手下已经开始着手清理水族箱了。那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至少抽水机的声音很刺耳。“鱼不要浪费了。”他探出身子朝下面喊,“沙丁鱼……还有那种小的,灰色的,拿上来一些。”

他觉得白宇折腾了一晚上,可能会饿。但等活鱼拿上来了,他又觉得这些散发着腥味而不断跳动的生物实在太恶心,无法忍受白宇要坐在他的床上吃这些玩意儿,于是吩咐把鱼做熟了再拿上来。厨房煎了几条,隔着老远就传来香味。他端着盘子一转身回房,就看见原本还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白宇坐得笔直,扒着床边都快摔下去了。

朱一龙抄了一本书垫在盘子下,坐在边儿上看着白宇吃。以前他也在水族箱里看到过人鱼捕食,但这毕竟不一样——白宇被烫到,却又着急下嘴,脸都微微涨红了。他只用手吃,吐鱼骨倒是很干净,但嘴巴和脸颊上全都沾上了酱汁和鱼肉。看着他那幅猴急模样,就连平常对海鲜兴致缺缺的朱一龙也忍不住想要尝一尝味道。

于是,朱一龙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刚放进嘴里,就看到白宇停下了吃的动作,睁着眼睛看他。

“怎么了?”朱一龙反映了一下,随即放下筷子,“哦,我没有要抢你的鱼吃。”

他以为那是动物护食的本能,但没想到下一秒,白宇却伸手抓起盘子里的一块煎鱼,递到了他的嘴边;这有些出人意料,人鱼在分享自己的食物。他查资料的时候看到过,动物一般只会与伙伴,伴侣和子女分享食物。

朱一龙眨了一下眼睛,在对方紧张的视线中缓慢地低下头,咬了一口对方手中鱼肉。

白宇立刻满足地笑了。失去了水和曼妙光线的笼罩,干燥的头发胡乱地敲起在空气中,偏白的皮肤被毛茸茸的被褥和睡袍所包裹——他看起来那么柔软,快乐而明亮,如同一枚落入水底的鹅卵石,在朱一龙的心口“咚”地一声激起涟漪。

朱一龙轻舔嘴唇,舌头卷走残留在嘴唇上的盐粒,尝到一点点咸。他想:从今天开始,他或许会喜欢上吃鱼。



tbc。


评论(55)
热度(1193)
© 凉菜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