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此刻。
能否让我歌唱爱之歌呢?




这是我亲爱的@Mercury

【剧版镇魂/巍澜】Man in suit

赵处西装+逆转师生play。

考试复习吸得停不下来,考完了激情开车。

还没看完原著。没头没尾,顺手一摸。

没啥想法,就想跟着黑老哥一起吸一口他家带刺儿玫瑰。






沈巍推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赵云澜正坐在他的椅子上解领带。



特调处处长日理万机,政务繁忙,一个星期前拎着箱子去别的城市就城市治安做报告,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沈教授心中一喜,手上没忘记关门,刚往前踏一步想说声“回来了啊”——接着就看见赵云澜抬腿往他木质办公桌上“哐”地一放,胸前手指一弯,把领口下那条暗红色的领带勾了下来。

沈巍当即脚步一顿,心跳一停。

平时赵云澜就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沈巍也说过一两次:嘴上说着不得体不合适,但眼睛却不敢多看。因为赵处长身材极好,随便往哪儿一横,露出一小截贴着薄薄肌肉的腰身,一双腿又细又长,连裤子上的褶子都绷得极为色情。

按理说,这样的场景看多了也应该有免疫力,但今个儿的赵处长很不一样——他没穿平时的牛仔裤皮夹克,而是规规整整地穿了一身深蓝带暗纹的西装三件套。昂贵的布料裁剪极好,该收的地方收,该贴的地方贴,把十分的身材活活衬出了一百分。

沈教授颤颤巍巍地把视线从眼前那截西装裤下露出的,几乎一手可握的细瘦脚踝上扒下来,却不想又看见了刚刚赵云澜扔在地上的领带……沈巍连那领带上绣着什么花纹都一清二楚,要说为什么,因为这衣服是他亲自给赵云澜买的。

——赵云澜满衣柜牛仔裤圆领衫,仗着自己好看,穿衣服也随便。有次出席个重要场合也穿着皮夹克过去,被人暗地里说了几句穷酸。赵处长出门就忘,但沈巍心里小本本记得一清二楚,回头就给他买了套正装——只不过赵云澜嫌那衣服束手束脚,一次都没穿过,干放在衣柜里招灰。就连这次出差,都还是沈巍在临走前悄悄把西装塞进行李箱里的。

看着爱人把自己挑的衣服穿在身上明明是一件挺温馨幸福的事儿,但沈巍没能快乐一会儿,就觉得呼吸急促,紧张得不行,连带着开着空调的办公室都热了起来。

而对面的罪魁祸首将他的反应看得明明白白,又把腿伸了伸,脖子扬了扬,嘴角上挑,露出狡黠又胸有成足的微笑来。

“哎、你可迟到了啊,”赵云澜开口,把后头那几个字咬得清清楚楚,“——沈同学。”

沈巍一愣,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今天自己穿了件格子羊毛衫,手里拿了几本上课用的教科书,乍一看,倒是真有几分像是年轻的学生。看着眼前人图谋不轨的表情,他心里闪过一点预感,有些犹豫地开口喊了一声:“云澜……”

“叫我教授。”赵云澜眉头一拧,把脚从桌子上撤了下来,刷地一下离开了椅子,手上还装模作样地抚了抚西装上的皱褶。然后他迈开腿,走到桌子前,朝着沈巍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这还是在学校里,被其他学生看到了不好。咱们得收敛一点。”

沈巍无辜地瞪圆了眼睛,觉得这张嘴可真能颠到是非。可就他犹豫着是否还要配合对方这场没头没尾的演戏时,赵云澜忽然伸手摘掉他鼻翼上的平光镜,顺手往脸上一戴,接着在沈巍有所反应之前后退一步,又懒洋洋地靠回了桌子上。

赵云澜双手往后撑着桌沿,两腿交叠,领口少了束缚而微微敞开,露出点儿锁骨。剪裁良好的西装紧贴着勾勒出流畅身材线条,原本规整禁欲的衣服,却因为身上盖不住的气质而硬生生透着一股放浪又性感的痞气。更别提对方正戴着着他斯文的细边眼镜,透着玻璃片儿往上看他,还缓慢地、色情地舔了一下饱满的嘴唇——

沈巍只觉得自己冰冷胸膛里那颗摆设用的心脏,这会儿跟着对方的每一次眨眼就骤然一跳;这非人的魂魄,如此轻易地就被眼前人勾起了七情六欲,踉踉跄跄地往这痴缠欲海里滚过一遭。他在忍,但是这么一万年的时间里,这忍也不算是忍了。他就站那儿看着——而这一万年里的岁月里,他总是看不厌,看不尽。哪怕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夜晚里缠绵,哪怕是熟悉了对方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处骨骼,每一点魂魄,他也仍旧会为了眼前此刻这个赵云澜而吃惊不已、痴迷不已。

“云澜……”沈巍低低地喊了一句。他感觉每朝爱人迈出一步,既像是踩在云端重,又像是踩在血海里——而赵云澜就斜斜地靠在那儿,像是故意把自己展开给对方看似的,慵懒地伸展四肢,仰起脖颈,嘴边挂着那狡黠的笑等待着——等着他走进属于沈巍的天堂和地狱。



石墨

微博图




评论(23)
热度(484)

© 凉菜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