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此刻。
能否让我歌唱爱之歌呢?




这是我亲爱的@Mercury

【镇魂/面澜】轮未竟之回

原著鬼面X剧版赵云澜。

假设原著鬼面没死透,被卷入时空乱流里去了,看了剧版赵云澜的一生。

结局气得我手头上的吃肉饺子也不想搞了,心情好了再说。一时兴起写了群里说的邪教,差点没要去我半条命orz。

没头没尾,瞎几把写。文章主旨就是心疼澜澜。

也不知道咋打tag,我就随便打了,别叨叨。

是 @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的接龙!晚了一天但我交了!!(迅速滚走








鬼面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

自爆后,他的身体便已经四分五裂化为灰烬,疼痛感只有一瞬,接着他的意识就猛地被抛出,好似瞬间倒流回了刚从大不敬之地出生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浑浑噩噩,他既无法思考,也无法感知。他好似悬浮在黑暗中,没有个起点也没有个尽头地存在着;不生不死,不人不鬼。本来,再过些时日——一年半载,或千年万岁,虽然于他来说都已经全无意义——他的意识便会缓慢地消散;像是一支用完的香一样,烧干净后,连香味儿都不剩下。

可他没有死去。正相反,他开始凝聚,仿佛真的回到了出生的时刻:污泥汇聚成身子,痴缠恨怨为筋骨。

这个过程相当漫长,模糊之间,鬼面仍然记得他听见的第一个声音:一声婴儿的啼哭——轻轻地,软软地,穿过层层黑暗,落在了他的身上。

后来鬼面才知道,那是赵云澜。

那是赵云澜,却不是过去他认识的那个赵云澜;那应当是在时空絮乱的夹缝中,他碰巧遇见的一个与昆仑极其相似的灵魂——也正因为相似,哪怕是片刻的触碰与滋养,都如当年从九重天掉落下来的一缕魂火般,赋予了他一线生机。

鬼面凭着生存的本能,紧紧地在黑暗中攥着那点儿亮光;那一刻他没想太多,就跟当初睁开眼睛第一次吞食幽畜血肉一样。以后怎么样,未来怎么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这些全都与他无关。他本是大煞无魂之人,若要真说黑漆漆的身子里除了污秽与贪婪外还有什么别的,值得他伸手去够——那便只是赵云澜了。

鬼面一边挣扎着凝聚自己破碎的形态,一边从那夹缝中窥视着那人:从蹒跚学步的孩童长成瘦高的孩童。这个赵云澜与他过往认识的那个有些许不同——鬼面一眼便知,那身为古神的筋骨没了,剩下的落在纷纷扰扰的尘世中,再如何跳脱,也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个人类。

浮在一团黑雾中的鬼面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不好。昆仑活得累,几遭轮回后的赵云澜也挺累的,原本肩膀上就担着开天辟地后天下众生的责任,后来还得继续忙活这些牛鬼蛇神的事儿,给过去同辈的那几个家伙收拾烂摊子。做个普通人兴许能活得不错,庸庸碌碌过了一生,至少能落得个平安,倒真的遂了曾经沈巍的愿。

——可他这样的想法,在看见少年赵云澜失去母亲那一刻戛然而止:那一场地星人爆炸毁灭了原本就不和睦的家庭生活,之后父亲疯了似的在外面工作不回家,以逃避丧偶而空荡的屋子,留下十四五岁的少年人光着脚缩在冰冷的地板上,饿着肚子抵抗思念与悲恸。

可偏偏,偏偏也是在这个时刻,鬼面瞥见了赵云澜身上那一点儿似曾相识的东西来:那是孤独。千百年前,坐拥山河的昆仑是孤独的。而千百年后,滴血招阴兵的赵云澜也是孤独的,那是他们强大而超脱的代价……可这个赵云澜呢?居住的这间公寓不过是无数城市高楼中的其中一个,邻居匆忙,朋友和同学自顾不暇。孤独塑造了坚强,也给这人抹上一层外壳,出了门就正常嬉笑怒骂地混入熙熙攘攘的尘世;有时候鬼面生怕自己一眨眼,就把这人弄丢了。

他弄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感觉,只是看着看着,忽然有些明白了当初他的双生兄弟在无数轮回间窥视心爱之人的心情。偶尔那忽如其来的苦实在忍不下去了,赵云澜便躲在没人的地方,把脸埋在细瘦的胳膊里,眼泪顺着手指尖儿往下滴——啪嗒一声,就跟镇魂鞭抽在鬼面心头上似的,留下一道伤口,实着难受。

可更心塞的事儿还在后面。再大一些,赵云澜坐上了那个特调处处长的位置,开始在各种神秘诡异的案子中摸爬滚打,活得是越来越靠近鬼面记忆中赵云澜的那个模样了。精明世故,油嘴滑舌,挨个地把他那些个部下一一地捡回特调处,逐渐撑起一个人模狗样的特殊机构。蛇女,傀儡师,技术宅,鬼魂和废柴……刚开始他还心存饶幸,因为这什么地星人的事件可比不上当初他们那些鬼祟恶毒,还算得上风平浪静。

但是。鬼面总是忍不住想:还差一个人……赵云澜身边,还差一个人。

嫉妒也好怨恨也罢,他可是真真希望赵云澜身边不要有这个人;可是这无数交杂汇聚的时间乱流中,似乎在冥冥之中就已经定下了某种超脱一切的法规——赵云澜,终究是要和沈巍相遇的。而这缠绕而生的祸福因果,也在那日晴空下的抬眼片刻,以摧枯拉朽之势拉开了帷幕,轰轰然地向着终点滚去。





鬼面当年被压在大封下千载,意识昏沉间想得最多的有一个问题,无非就是后来他对赵云澜那番话语:“五千年,我与他分明是双生的鬼王,偏偏他讨了你昆仑君的喜欢,五千年后,我们俩一个在里面,一个蹲监狱,一个当牢头。”

他或许应该问一声“为什么”,可木已成舟,一切都没了意义。可是当如今死了一次,再次窥见那缝隙中的赵云澜同沈巍的相处,他却还是忍不住还是低低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与这个沈巍并不熟识,因此暂且不论那眼底满腔深情到底从何而来——但是赵云澜又不一样,二十多年的生活里凭空出现了这么一个人,却仍然信任非常。鬼面随着他的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如此清晰生动地阅历过世俗百态,不由得感叹:人可真有意思,不就是比他鬼面多了一点儿没重量没形状的魂魄,就生出千百种复杂心绪。

有时候他看见赵云澜望着沈巍的眼神,总忍不住拿出与过去来比较:虽然因为没有了当年人鬼殊途的沟壑,而少了点儿挣扎与义无反顾,多了点儿初遇第一份感情时的天真与依恋。每当遇到危险而黑袍使救急时,赵云澜的视线里就盛满了那般明亮明亮的感情——似乎过去孤独一人的日子都过去了,他终于等到了那么一个人:即便只是萍水相逢,却仍然能够交付他的一颗真心。

可鬼面同时也看出来了,那位沈巍的保护和隐瞒、过于纯粹而不掺杂任何欲望的感情,也使得赵云澜在看似游刃有余的邀请与试探之下,同对方之间谨慎小心地留出了那么一块距离。他不知道沈巍为何对他这么好,也看不透沈巍那柔情似水的眼神——但就是因为那太好了,太美了,太真挚了,所以他始终不敢多迈出一步,只是小心翼翼地握着,攥着。因此他们二人不谈情爱,各自尊重,退让而彼此成全。

鬼面又嗤笑,心里头想:值得吗?

他们鬼族不一样,天生就带着滔天的贪婪痴欲;感情中的隐忍不过是一个笑话。他过去同那人为双生鬼王,虽然过程略有不同,但对目的和结果的执念却没什么区别。面对想要的东西,总是会忍不住伸出去手。

若是错过了,就再也没有得到的机会,一如那时青衫的昆仑涉水过邓林,他却仍在混沌里徘徊——这是深深刻在鬼面心头上,血淋淋的教训。

心绪及此,鬼面忽有预感地往那时空的缝隙中一瞥,落在赵云澜和沈巍默契的相视一笑上;那二人亲密无间,目光含情,却始终差了一些什么。

——想当初,他虽不知道原本的沈巍与赵云澜结局如何,但仍然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他失败了,二人应当胜利了;即便不能同生,也可同死,纠缠彼此的余生,从此填补了所有轮回和生死的遗憾。

可他所守望的这个赵云澜呢?鬼面伸出手,往那个虚影上抓了抓,心道:有些东西,抓不紧,就真的要错过了。





至此,故事一去不回头地向着终点滚去。很快,鬼面瞧见了这个时间点中与自己生得一样的人。只不过他当年没有名字,靠着脸上一个鬼面识人,而那人一登场却能自报家门:“在下夜尊。”

鬼面有趣地望着那人看,活像是看着一个戴着面具的跳梁小丑:说着过分幼稚而处处皆漏洞的话语,张牙舞爪地索求着他人的注意。赵云澜说得不错,这人的确人模狗样地说了不少废话,牺牲他人只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可在鬼面看来,就连这野心也不过是摇摇欲坠的空架子,可笑得很。

接下来,事情忽然急转直下。赵云澜在第一次与夜尊的交锋中受了伤,眼睛看不见了,只能被沈巍和祝红搀扶着回去。男人的嘴唇边还残留着一点儿鲜红的血,走路也踉跄。虽然面上冷静,可失去了视力,只能在看不见的地方无措地攥紧了手指,睁着一双略显呆滞的眼神环视四周;好像再一用力,就会碎了似的。

这事儿并不在鬼面的意料之内。想曾经,沈巍把赵云澜小心翼翼地捧在心尖儿上,遇鬼杀鬼遇神杀神。而他自己虽然逆天而行,野心勃勃,却也不敢动这人半分。天降魂火,受其恩典,哪怕是千万的幽冥污秽染黑了他的筋骨血肉,他也记得这世界上有个人是明亮的、温暖的;是抓也抓不到,碰也碰不得的。

望着那过于瘦削的背影,鬼面攥紧了还是虚影的手,目光阴沉。一方面,他其实清楚,这个赵云澜并不是过去那个赵云澜,兴许这份执念来得太过猛烈——可一方面,他又抑制不住某个想法在脑海中如野草般疯狂生长:纵然曾经的赵云澜他一无所知,可这个赵云澜却是他的;他受其凝神聚体之恩,又在这无始无终的时间洪流中守望了二十多年,知晓对方每一个快乐,痛苦亦或者悲伤的表情与记忆——

因而……别说夜尊的那只手了,就连沈巍,还有和夜尊那所有地底下串通一气,狼狈为奸的老鼠们,他都恨不得挫骨扬灰,撒进忘川水里,沉沉堆积河床而永无翻身之日。

这股忽如其来的怒火来势汹汹,席卷了鬼面从头到尾每一处感官,熊熊燃烧仿佛置于烈火。那忽然成了一个契机,那些在时空洪流中压抑多年的愤怒,嫉妒,贪婪,甚至随之而来的情欲——如火苗落在干草上,瞬间蔓延摇曳成一场灾难。这加速了他的恢复,点燃了他的本性,让他从一团黑雾般的意识中生出四肢,露出面容。抬起来时,白发铺洒,黑衣束腰,正是他方才想要毁灭的那人模样。

鬼面气在头上,一时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一系列巨变中的意义,便看见沈巍淘换全身能量事情败露。当时正值赵云澜半夜醒来,刚刚恢复没多久,脸瘦削而白,冲人发火的时候眼圈红了,碎碎地盛着点儿泪,却始终没掉下来。沈巍走了后,他神色恍然地跌回床上,把脸埋进了手掌里,深吸了一口过于潮湿的空气。

赵云澜似乎还在惦记着沈巍方才说的那些话:“值得。”“这条命,是我还你的。”这些话带给赵云澜的,并不是被人牵挂的喜悦与妥帖,而是不安,惶恐甚至恐惧。鬼面甚至不用去看,就能猜到对方此刻在想什么:他值得吗?不,他不这么觉得。因为赵云澜习惯了孤独,没心没肺,虽然通透却无法融入,感情生活破碎,又干着这种成天拼命的工作——他不值得被爱,也对不住沈巍这过于沉重的情深。可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和染血的伤口,赵云澜没法子苛责,便只有自我谴责——缄口不言的爱到了这份儿上,即便是一把悬在心口上的刀子,忍着苦痛也得下咽。

鬼面盯着那个白色的背影;愤怒和嫉妒不知何时褪去了,一个强烈却从未有过的念头跳了出来,占据着他的脑海。他想:如果是我……如果是我站在那儿,我不会走开,而是会去伸手抱他。

因为鬼面此时已有些明白:赵云澜已经被逼得没有退路;他只能往前走,被这过于沉重的爱与愧疚推搡着往前走,因责任重负而步履蹒跚,跌跌撞撞。可即便如此,他也无法回头——他往前走,直至死亡。





对于赵云澜是昆仑这件事,鬼面当然是不惊讶的。他惊讶的是这个过程——那四圣器力量尚在,虽然所剩无几,齐聚时仍然能轻易地扭曲时空。赵云澜和沈巍一前一后穿过那时空乱流的缝隙时,几乎是贴着他的衣角经过的。所幸二人都行色匆匆,也没有注意到鬼面的存在。

赵云澜匆忙奔赴那断裂的因果中最后一环,而被留在原地注视着一切的,是后来到的沈巍和早就存在此处的鬼面。

赵云澜落入万年前的时间点后,救下小鬼王,而后与大庆相遇,成为昆仑。漫天星光下,赵云澜同小鬼王席地而坐,虽然此时的沈巍还不是沈巍,带着点儿天真的奶气,但内里毕竟还是同一个人,正直而生,哪怕一身黑袍,也干净如一张白纸,写满了责任与苍生。赵云澜偏着头看对方,似乎是希望这时光再慢一些,能让他多看看这个他未曾熟悉的——却本该熟悉的人的模样。

“昆仑,”小黑袍使认真地说,“你的恩情我一定会报的。”

赵云澜回头看他,胸口阵阵地疼。对沈巍来说,那或许是还未发生的未来,而对赵云澜来说,那却已经是经历过的过去——若是没有沈巍那一腔天真如孩童般,岁月未改的执着与付出,他也无法克服种种磨难,此刻站在这里与他再次相识。

昆仑回答:“你早就已经还过了。” 

而赵云澜心里想:现在,应该是我欠了你的了。

很快四圣器于万年前齐聚,时间恢复正轨而补填了因果。赵云澜在时空的缝隙中坚持拉着沈巍看完了许久以前的故事结局。鬼面随着他们看了几眼,不久前堪堪平静下来的心情,又猛然剧烈地摇晃起来。

这所谓万年前的大战,自是要比当年蚩尤一战,不周山坍塌的动乱要小得许多。这个世界的双生兄弟也不像他们双生鬼王,除了面容没半点相似,而是除了面貌外,这骨子里的天真遗传得一模一样;一个性格极端被抛弃而生恨,一个强挑天下大担却无玲珑心,两个凑一块儿,活脱脱上演了一桩误会万年洗不清成仇家的闹剧。兄弟打架他懒得多看一眼,可这其中的债却算到了赵云澜的身上:夜尊记住了赵云澜,是因为那昆仑的模样和四圣器的共鸣,还有导致自己被封天柱后的万年;而沈巍记住了赵云澜,是因为这个锁死的因果循环,说不清还不完的恩情。

鬼面缩在黑暗里,阴沉地盯着那个沈巍的背影——他虽然现在只恢复了个三四成,堪堪化形,但最落魄也为大不敬之地的万鬼之王,捏死一个实力不比过去的黑袍使还是绰绰有余。可碍于赵云澜在,他也不好动手,于是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当即分出一小缕分神,小心翼翼地缠在了沈巍的脖子后面,跟着二人回到了正常的时间线里。

正当地上地下一片混乱,为了阻止夜尊,沈巍再次强行破开连接上下的大门,却咳出血来。若不是紧急关头容不得沈巍细想,他或许应当能发现,自己的力量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抽出,消逝在虚空那头。

无论是沈巍还是夜尊,毕竟是这个时空里同鬼面相似的存在,若能吞噬其血肉,可要比当初吃那些幽畜要得益千万倍。弱肉强食,天下最简单的道理——鬼面蛰伏了太久了,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送到嘴边的机会。

于是他看着沈巍为赵云澜挡下一击,刺入冰锥后又被夜尊吞下——当然,这一步在鬼面的预料之内,伏在沈巍身上那一缕不断壮大的神识也借机充斥了夜尊的体内,将二人的性命紧紧攥在手上。这本来应该是一件能带给他些许报复快感的事儿,但鬼面此刻却来不及得意。分神那头传来的力量与情感的冲撞同样给他带来不少痛苦,而赵云澜的嘶吼,更是如针刺一般落在他心口上。

赵云澜吼:“杀了我!”那无能为力的痛苦和痛失所爱的悲恸,汹涌着击碎了这个男人长久以来的所有坚守。那太痛了,痛得他一瞬间连这个世界和身上的责任都不管不顾,只想一死了之……他救不了,他做不到,他不值得。

“云澜……”夜尊腹中的沈巍似有所感地呼唤那个名字,声音传不出去,反而清晰地落在了鬼面耳朵里,带着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不舍与情爱。

鬼面仰天大笑。

他笑过去自己那一锥下去,不过是给那天下无双的鬼王留下一点儿不值一提的疼痛;而这夜尊一锥下去,却要书写这悲怆的结尾,给了他这暗中窥视之恶人以最终胜利的机会。他笑过去自己在大封中忿忿不平,自怨自艾,却没想到还有人比他更为可怜,满腔爱意而不自知,却偏偏要以天下太平和正义自我约束,终究使不该错付的成就了最终的遗憾——命运颠倒,善却以恶终了。

他笑得大声,浑身上下每一寸都颤抖着忍受抽节成骨的疼痛,因那渡过来魂魄迅速成长凝形。这短短时日竟然比最初滞留死亡的那些漫长岁月还要难捱,鬼面面容扭曲地望着那已经被他逐渐抽干而形销骨立,愈加疯狂的夜尊,笑着伸出手去,然后十指缓慢收紧。

表面上看,夜尊和沈巍同归于尽,化为虚无,而缝隙中鬼面却重新张开手,里头上下漂浮着一黑一白两个魂魄。他心口这才安慰了一些,急忙去看那头发生了什么。可还未看清,他便忽然听到一声轻微而怪异的声响——好似什么东西轻轻在他胸口上擦过,而后点起了一盏灯。





情是什么?

鬼面过去只懂得欲。想吃就吃,可肚子填不饱,犹如无底深渊一般想要更多——所以这欲,不是他学来的,而是与生俱来,从这千万年怨恨污秽中生出的根源祸端里带出来的。

可情是什么?爱是什么?这就不一样了,是顶顶好而纯粹的东西,犹如天上落下来一般,他鲜少有机会去碰得。只有一个昆仑君与赵云澜,让他一瞥其美妙,却也心生不满:凭什么赵云澜跟在沈巍屁股后面百般讨好,见了自己就给一鞭子的偏心?或许那情爱自魂魄而生,而他一开始就缺了一部分,只能雾里看花。

他也曾禁不住想,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才能使当初的鬼王后来的斩魂使,毁天灭地的大事业不做,而却要缠在一个人身上呢。而当初的昆仑后来的赵云澜,那么风光霁月的一个人,却认定了沈巍不死不休。

他不指望得到一个答案,更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不需他人费口舌,而真真切切地从这刻骨铭心的答案里滚过一遭。

——曾经,小鬼王受魂火之恩,生了灵智,又邓林初遇,方知这填不满的欲望沟壑,想要的不过仅仅是那人的一颗真心,此后守望无数轮回。而现在,他受赵云澜再造之恩,又随着那人在这尘世中滚过一遭,看尽人间百态,世间疾苦,却只能见对方握着一点儿真心而慷慨赴死。

曾经,昆仑君身化镇魂灯,以心头血点灯,留下一个小鬼王在天下太平中撕心裂肺的哭。而现在,鬼面眼睁睁地看着赵云澜身祭镇魂灯,昼夜不停燃烧而为漆黑地星带来光明——他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愣愣地睁着眼睛,连手上两个魂掉到了衣服上都不知道。

莽莽尘世里的一个凡人,舍去肉身,剥去眷恋,剖出真心,从此照亮万年的黑暗;不死不灭不成神。

那些地星人的欢呼压盖了少数人的哭声,震耳欲聋。恍惚间,鬼面又好似听见了最初的那一点儿哭声,落在他的身上,在死亡中生出希望来。可过往的死亡是为了新生的轮回与希望,而如今,故事的开头却成为了结尾,落了一个死局。

难道他们不清楚吗?鬼面心里又燃起了恨——赵云澜这个人,又何尝不是有什么苦往自己肚子里吞,有什么担子偏要自己扛?他觉得自己不值得,那么最后哪怕承受这死去活来,比烈焰灼伤还强千万倍的痛苦,也要彻底而完满地成就那句“值得”。

“赵云澜……”鬼面咬牙,话出口都带着抽气,“……赵云澜!你怎么,怎么这么傻!”

话一出口,他便听见自己声音里那一丝哽咽。他愣了一下,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却触到湿润。那地星的光亮穿过时空乱流,落在他身上时柔软温暖,却灼得他眼眶发疼。他呆呆地看了半响,然后猛地从衣摆上抄起那一黑一白的魂魄,用力捏碎后囫囵吞入。

原本彻底消化两个魂魄需要耗费不比全盛时鬼面更多的时间,但他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哪怕要抽出他的筋骨,将他碾碎了踩在脚底下,还是再承受一番这剧痛,他也甘愿。因为这爱到了深处本就是痛,而这痛纯粹亘久,无法扭转因果,更改轮回,却能在鬼王心头上留疤,让大煞无魂之人流出一滴泪。

那两个灵魂还在他骨骼血肉中冲撞,发出最后的挣扎。而鬼面只是咬着牙笑,心道:“你既然抓不住他,又不能爱,不能护他周全,那就换我来。”

——他要打破着时空乱流的间隙,他要世上不再有黑袍和夜尊,他要夺走那头顶上的光亮,让所有地星人在黑暗中枯萎死去。他是鬼王,是不干不净,不生不死的怪物,因而不需要怜悯与正义;他只要赵云澜。

鬼面伸出手,艰难地穿破重重规则与时空阻隔——而他那一双刚刚长出来的手,被削去了皮肉,剩下骨骼,可很快连白骨都碾成粉末,到达地星时,只剩下一团虚虚的黑雾,可即便如此,鬼面仍然笑着捧起那团闪烁的灯火。

灯火中的赵云澜残缺破碎,仍然带着一点笑意,似是在做一个美梦。梦里他与爱的人约定,终有一天会再次相遇,可似乎自己都知道,这梦只是梦,笑着笑着,又流下了泪。鬼面俯下身去,抹去对方眼角的那点儿马上就被蒸腾干净的泪水。

……无妨,他想,稍微恢复了几根白骨的手指,轻轻地落在对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那便一直做梦吧,那即为虚假,也为真实。因为他将走进梦里,替换所有注定痛苦的相遇,说出所有未说出口的话,了解所有未能圆满的遗憾。



end.




评论(43)
热度(677)

© 凉菜卷 | Powered by LOFTER